遊植龍律師在“第6屆中國婚姻家事法實務論壇”上作主題發言

 

由中國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、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主辦的“第6屆中國婚姻家事法實務論壇”于4月20日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召開。來自婚姻家事法領域的專家學者、法官、律師、公證員以及立法機關、政府、婦聯、公益組織等代表近400人參加了論壇。


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一級律師、廣東省律師協會婚姻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、廣東省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遊植龍律師在論壇上作了《“24條”廢止與婚姻家庭編夫妻共同債務制度規範》的主題發言。


 

遊植龍律師在發言中認爲:


我國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,《婚姻法》第41條規定了“爲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”的認定原則(一般稱爲“用途論”),而《婚姻法》司法解釋(二)第24條的規定則以“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,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”作爲推定規則(一般稱爲“時間論”)。


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信箱《關于“撤銷婚姻法司法解釋(二)第24條的建議”的答複》提出了“內外有別論”。從全國人大法工委胡康生主編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釋義》對婚姻法第19條、第41條的釋義分析,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只有“爲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”這個統一標准,既對夫妻之間産生法律效力,也對債權人産生法律效力,根本沒有內外之分,“內外有別論”明顯違反了婚姻法立法原意,會造成法院判決的自相矛盾和混亂,嚴重影響法院判決的尊嚴。


《婚姻法》司法解釋(二)第24條對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規則及舉證責任分配存在問題,無法將應當認定的合理的共同債務與惡意的、非法的、不當的債務進行區分,導致不知情、未受益的配偶被無辜負債,喪失法的正義價值。


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發布的《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》,實質宣告了“24條”的廢止,該司法解釋不僅適用于夫妻之間對共同債務糾紛的認定,也適用于對債權人主張權利時的夫妻共同債務認定,摒棄了“內外有別論”。新的司法解釋存在的問題是沒有涉及到如何判斷“爲家庭日常生活需要”及其舉證責任的承擔,同時對“夫妻共同生産經營”如何理解爭議較大。


爲解決此問題,建議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中采取例示性立法方式,用原則界定、舉例說明加兜底條款的方式規定。規定“婚姻關系存續期間,夫妻合意或爲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,爲夫妻共同債務”的基本原則,同時作出舉例說明,並明確舉證責任的承擔主體。 


 

 

建議條款爲:

婚姻關系存續期間,夫妻合意或爲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,爲夫妻共同債務。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屬于夫妻共同債務:(一)爲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;(二)夫妻雙方共同簽字或者一方明確追認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負的債務;(三)其他應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情形。

夫妻合意或爲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舉證責任,由主張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一方承擔。



 

遊植龍律師簡介


遊植龍,廣東經綸律師事務所合夥人、一級律師,廣東省律師協會婚姻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,廣東省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,知名婚姻家事律師。長期關注社會民生、推動婚姻法律的完善,對《婚姻法》司法解釋(三)的多條建議意見得到最高人民法院采納,多年對《婚姻法》司法解釋(二)第24條夫妻共同債務問題提出廢改建議並爲該條的最終修正作出貢獻;積極推動行業發展,先後推動了廣州市律師協會婚姻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、廣東省律師協會婚姻家庭法律專業委員會、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婚姻家庭法專業委員會的成立。